5月14日,學生們在合肥市三聯學院內的招聘會現場求職。新華社記者 杜宇 攝
  參考消息網5月15日報道 外媒稱,中國正努力從“世界工廠”向技術水平更加先進的服務經濟轉變。然而,日益嚴重的畢業生供過於求現象正對這一古老的契約構成威脅。
  據彭博社網站5月13日報道,預計僅在今年,中國的大學將創紀錄地產生700多萬名學位獲得者,是15年前畢業生數量的7倍多。這種迅速擴張已極大地超出需求。最近畢業的學生的失業率已飆升至16%,是正常情況的4倍。而他們的工資則驟降了19%。在一些城市,工廠半熟練工目前的收入都要高於在辦公室工作的大學畢業生。
  報道稱,年輕人的高失業率問題在包括西班牙在內的許多國家已引發社會動蕩。中國的形勢甚至更加令人擔憂。
  報道認為,考慮到針對好工作的爭奪越發激烈,關係已開始變得比能力和品質更為重要。
  財富如今在找工作的過程中與關係同等重要。或許這並不令人感到吃驚。一些銀行明目張膽地為令人覬覦的實習生崗位設定了條件。一則廣告寫道:“(實習生的)家長必須在我行有至少50萬元的定期存款”。求職者為獲得政府職位被迫送“禮”,在地方層面尤為如此。一些學生設法通過在國外考取學位來使自己顯得引人註目。僅在去年,就有40萬名這樣的畢業生。
  報道稱,為了吸收如洪水般涌來的畢業生,政府明顯需要創造更多的高技能工作崗位。而增長逐步放緩將使其難以實現。但中國官員至少能夠移除阻擋創造工作崗位的路障,包括有關國內人口遷移的限制以及重工業輕服務業的相關規定等。
  美國年輕的大學畢業生具有很高的流動性。其中約半數住在出生地以外的州。報道稱,與之相反,中國畢業生卻因嚴格的戶口制度而被困在了家鄉的城市或省份。這種制度對他們遷移到工作所在地形成阻礙。這種情況一方面在小城市導致失業現象的出現,另一方面則在驅動中國經濟發展的大城市留下了無人填補的重要工作機會。
  與此同時,相比服務業,中國更加註重發展工業,並提供工業用地價格補貼。地方政府則人為降低工業用地價格,以期吸引到額外投資。如此一來,從2000年至2010年,商業用地的平均價格從工業用地平均價格的3倍增至近9倍,從而顯著提高了服務業公司的相對經營成本。由於服務業往往屬於勞動密集型產業,而且需要更多接受過一定教育的員工,上述偏見已導致大學畢業生就業增長出現減速。
  報道稱,鼓勵越來越多的中國人接受大學教育的政策旨在幫助中國變得更加強大,助其建設具有創造性的現代服務型經濟。然而,這一舉措正在引發令人擔憂的新問題。當然,現在回頭為時已晚。也就是說,相關解決辦法必須著重刺激對畢業生的需求並改變這些學生掌握的混合技能。
  報道認為,中國領導人正在努力根除腐敗現象。無論其嚴重程度如何,也應該對招聘過程中日益普遍的受賄行為予以重視。
  (原標題:彭博社:中國大學生就業“難”在哪裡�
創作者介紹

新電視

lu47luvxp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